有优先批签也别顾此失彼,他们都在帮大家敲打移民局!“别落下887等境内的!”“核心是要大量员工!”

昨天内政部长O’Neil说要最优先审理境外的技术移民永居申请后,有点炸了锅了,有境外的同学说:“终于等到了!就这个消息能开心好几天!”有境内的同学挠头了:“境内要被遗忘了?”有同样身处境外但申的是491/482这些两步走PR的问:“字面上理解好像没说我们?”

昨天我们在新闻后写了几点分析,在有限能利用的资源下,会有一定的先后次序,但在现在这个人人盯着下签进度的大环境,被落下或者完全就忽视的可能性不大,具体请看:内政部长承诺海外技术移民会加速下签!491/482这些包括吗?境内申请者呢?

这不,过了一天,多位“大咖”就帮我们“敲打”联邦政府了,不能顾此失彼了!

工党议员Julian Hill:移民局别忘了,归根到底是要增加执行能力

他算是工党中最积极为移民发声的议员之一,也是上届议会联合移民委员会的成员

首先支持优先考虑海外的永居技术移民申请人,称“显然现在是正确的决定”。

但是警告说不能以为一个措施就足够,如果不增加执行能力,“移民局将继续是被称为造成人类苦难和经济的困难的部门”。

“企业,国际教育部门以及澳洲各地的家庭对签证和入境审理系统的黑洞感到绝望。我的办公室每天都能从来信中看到很多悲伤,愤怒和绝望的人。”

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员来处理签证,以清除积压的工作并缩短等待时间,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Migrant Workers Centre 的首席执行官Matt Kunkel:境内的887这些也别忘了他们!

首先他也是欢迎了新上台的Albanese工党政府对永居下签的关注。

但是提醒政府别把在境内的人忘了,疫情期间在境内的他们一直在默默付出,“我们听到了境内申请人的挫败的声音 ,他们在Covid期间没有任何支持的情况下做出了牺牲,留在澳洲。”

*这里还是要补充解释下,疫情期间绝大部分补贴都是公民和持有永居签证的人群,不过还是有一些也面向非PR人群,像是适用范围很广的disaster payment。

“我们已经从那些虽早已符合申请要求,但已经等了2年的技术移民申请人听到了(这里主要援引887申请人的抱怨)没有永居签证提供的确定性,他们就无法规划自己的生活,心理上承受着巨大的损失,在境内长期处于过桥签证的“困境”可能是推迟他们得推迟孩子的教育,继续支付昂贵的留学生费用,住房上也会有各种阻碍。

悉尼大学副教授Anna Boucher: 签证系统需要涌入大量员工(a massive influx )

这种先后排序只是处理大量积压初始的第一步

“当我们谈论接近一百万个积压工作时,这只是沧海一粟。”

而且现在近100万份的签证申请的积压,有约三分之一是家庭类签证。

“(优先考虑境外永居技术移民)可能意味着将不得不将原本用于处理临时移民,家庭或庇护签证申请的资源转移出来,如果我正在担保配偶或者申请人道主义签证,我(听到这个消息)会非常生气。

*Anna Boucher之所以说配偶移民等很久,看的应该是移民局官网上90%有下签的申请等待时间都在20个月以上。虽然签证申请case by case,但实际上就我们看到的配偶移民现在整体下签速度依旧很快,从疫情开始到现在基本没有慢下来,我们有多个境外309和境内820都在半年内下签。

此外,她关于9月就业和技能峰会上关于移民的讨论比较客观。

移民数量肯定是这次峰会上的关键问题之一,相比于商界雇主一直鼓吹增加移民,她认为重要的是在辩论中找到一个中间立场,否则将会激起仇外倾向。

“这就像是一张图片,你不仅要扩大它的尺寸,还需要提高它的清晰度,增加大家都移民计划的认识,关于它有多重要,也关于要只想让它带来好处有多复杂。

看执行,看一步步的行动。

现在比起之前可能最大的好消息是签证积压引起了全社会各界的关注,移民局这群“老油条”是“滑”不过去的,都要解决,一件件都解决,大家都盯着呢,帮申请者盯着。

希望大家早日等到属于自己的下签。

最后插播一个维州州担保快讯:维州新财年州担将很快开放,新的申请要求将会放宽(expanded),同时确定会开放境外申请者通道,我们拭目以待。

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 点击此处在线咨询。同时,您还可以按照区域扫描下方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Newstarsedu06),添加客服咨询

悉尼
悉尼
Newstarsedu06
墨尔本
墨尔本
kktalks1
堪培拉
堪培拉
newstarscanberra
布里斯班
布里斯班
Newstarsbne
阿德莱德
阿德莱德
Newstarsade00
霍巴特
霍巴特
newstarsmel15
北京
北京
panda11121
广州
广州
NSGZ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