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rk移民专栏:杀鸡取卵还是竭泽而渔?留学生就是大冤种?

Kirk Yan:纽星达教育移民墨尔本分部主管,澳大利亚持牌移民代理,对移民政策解读和变化预测有着数年经验与深入研究,澳洲移民周报主编,被同学们亲切的称为K神。

这几天陆续看到消息,说澳洲高等教育要改革,给留学生征收levy,今天看看怎么回事

这源于教育部委派的大学协议小组公布的中期报告,跟移民改革类似,政府委派小组负责高等教育审查和改革(图1),有些建议引起不少争议

图1

报告建议的international student levy (以下简称ISL)是每个留学生的学费征收部分比例的税,如5%。根据2021年留学生学费收入,就是4.3亿澳币。政府统一管理钱,“为未来的经济、政策或其他冲击提供保险,或为基础设施和研究等部门优先事项提供资金”

UNSW经济学教授Richard Holden说:这是个可怕的建议(图2)
征税会减少来自留学生的总收入,减少GDP,导致高质量研究减少。一方面因为留学生对价格的反应非常敏感。其他学术研究表明价格变化1%会使留学生入学率降低1.25%
留学生减少后大学的应对能力有限,并不能大量扩招本地生来补充,或者说能做的都是“坏事”,减少研究,更多大班教学等
最终的苦果落在大学上,八大估计5亿的ISL将使留学生减少27,800人

墨大两位教育领域研究员:留学生现在给的还不够多吗?(图2)
不同大学留学生收入差异巨大,ISL看似提供“储备金”给大家从而平衡。但钱要“存起来”,实际现在能用的减少了
ISL只对留学生不对本地生,加剧了“留学生是摇钱树”的看法,现在学费就远高于本地生,留学生被征收的这笔费用,以后跟他们本身关系也不大,除了学费,留学生给澳洲贡献了签证费、租房费和各种消费,给的还不够多吗?

图2

我认为很简单,这么贵我就不选你了。八大/UTS这些还能靠自身排名坚持,其他的呢?

政府想控制留学生数量?
前几天还看到各方在议论如何通过控制留学生数量来减少NOM,澳洲境内临签多数是留学生和留学毕业生(图3)

图3

老朋友Grattan Institute 经济政策主管同意应该通过提高获得学签的门槛来减少数量,目前少于一半来留学的入读高等教育,不过硬性的限制不切实际
更好的选择是把目前700多的签证费提高到2500,额外多的钱用于移民群体的租金援助

NOM问题啊,说N遍了,可把政府难的呀,办法看似很多,可每个都牵一发动全身。我个人觉得提价的前提是把审理标准立清楚了,如果贵还拒签,谁来做这个冤种…

如果您有任何澳洲移民方面的问题,都可以直接添加Kirk的微信进行咨询

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 点击此处在线咨询。同时,您还可以按照区域扫描下方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Newstarsedu08),添加客服咨询

悉尼
悉尼
Newstarsedu08
墨尔本
墨尔本
kktalks1
堪培拉
堪培拉
newstarscanberra
布里斯班
布里斯班
Newstarsbne
阿德莱德
阿德莱德
Newstarsade00
霍巴特
霍巴特
newstarsmel15
北京
北京
panda11121
广州
广州
NSGZ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