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移民老不下签,新/维州长都急了!承诺与联邦合作促加速批签!”移民问题现在必须优先!”多行业齐呼。

本周三 工党政府的新一任内阁宣誓就任。大家都很期待,尽快有好的变化。

很多同学最近都问说:新政府会涨配额吗?会加快审理吗?会改列表吗?其实着急的并不只有我们。

商会、行业和雇主们比我们着急多了,他们的发声渠道也更多就是了,新政府一上台,新部长一就任,就纷纷出来呼吁了,就连维州和新州州长都来了!

-企业雇主:太缺人了,”活”不下去了!

-新州和维州州长:联邦赶紧批签,企业和行业”活”不下去了

-商会和商业团体:增加移民和战略性改革系统,不然之后也”活”不下去了

企业雇主:太缺人无法发展

银行和一些商界领袖警告说,现在澳洲处于50年来最低的3.9%低失业率,商业投资、表现和增长在目前缺乏移民劳动力的市场上,会被严重的技术和非技术劳动力短缺拖后腿。

NAB的首席执行官Ross McEwan直接说新工党政府最紧迫的任务是恢复移民以缓解劳动力短缺。NAB他们正在努力填补700个技术岗位的空缺。

JBS是澳洲最大的肉类和食物处理商,他们也遇到很大的员工短缺问题,影响了他们在澳洲和全球的发展。

CEO Brent Eastwood说澳洲技术劳动力正在老龄化,现在鼓励年轻工人也越来越困难,因此我们依赖移民。JBS会继续培训技术和半技术的工人,但是有些业务就是需要人,有人在那里。现在这些人不存在。

在竞选期间中,联盟党和工党都不愿意多提提高移民数量的问题(具体是指每财年的PR批签配额)。但是工党政府现在必须采取 a bigger Australia policy,其中包括追逐移民,以达到总理Anthony Albanese所说的就业高峰。解决劳动力市场瓶颈的移民计划应该是政府履行其抗击通货膨胀和降低生活成本的选举承诺的前提,而且新政府绝不能等待数月才能实现。必须迅速采取行动,同时缩短现在的漫长的批签时间。

总体而言,新总理阿尔巴尼斯需要抓住新政府的机会,积极招募世界上最好的人才到澳洲。

新/维州长:好多行业没人了,联邦请赶紧批签!

工党政府确认上台后,新州和维州州长表示他们将与总理 Anthony Albanese合作,紧急解决困扰各州的技术工人短缺问题,其中教育、医疗保健和建筑业是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

现在技术移民签证审理时间太长了,部分导致新州和维州的雇主陷入严重用工荒。

新州州长说:“我昨晚与维州州长就这个问题进行了交谈,我们将与总理密切合作解决这个问题,并且需要尽快解决,我们等不及了。我收到反馈是,他们的签证申请需要 18 个月才能审理完成,这需要解决并且需要迅速解决。”

他说自己已经和总理进行了有建设性的对话,并且确定维州也是on the same page。维州官方回复则说愿意与联邦一起解决技能短缺问题。

州长说他呼吁的重点并不是提高移民数量,而是有针对性地让海外移民能迅速进入澳洲。

听到两大州州长表态后,多行业很快立即加入支持!

认真建议:不仅是单纯的增加,而是战略性改革

Committee for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Australia (CEDA)的首席经济学家Jarrod Ball 说重振澳洲疫情后的移民制度需要一个专注、深思熟虑和持久的战略,而不是一瘸一拐地期待走回到疫情前的水平。

CEDA最近对多位首席财务官的调查发现,近70%的受访者认为在未来12个月内能否获得适当技术娴熟的工人对于推动他们的投资决策非常重要。

但影响不仅在劳动力市场,也是澳洲在全球人才争夺战中可能未能进入竞争而导致失败。随着世界各地的婴儿潮一代退休,这种全球人才竞争只会升级。打算在未来12个月内退休的澳洲本地人数量处于过去20年来的最高水平,澳洲需要吸引更多全球人才来重振生产率的增长。

澳洲疫情边境管控政策是最严格的国家之一,初期还没有向境内的临时移民提供紧急援助,态度就落后于其他国家。加拿大算是走在了前面,大声地在2021年喊出欢迎40万新永久移民的目标,尽管实际上这大部分是利好已在境内的人,但向潜在移民发出的积极信号很响亮。

(当时对还在澳洲水深火热的申请人有很大的冲击)

所以啊,澳洲向世界其他地区发出的关于移民的信号很重要。新任移民部长Andrew Giles应该首先公开概述政府在下届议会中对移民的战略重点。

Jarrod Ball 自己认为如果我们要建立一个可持续和有竞争力的方法,工党政府至少要有四个优先事项:

第一个:使技能协调正确的需求

第二个:更快的签证途径

第三个:更好的永居途径

第四个:更好的系统治理

第一个优先事项:使技能协调正确的需求

23%的澳洲永居技术移民最终从事低于其技能水平的工作,当雇主与招聘过程相关联时,这种不匹配会下降。Jarrod Ball 的建议是:

在短期内,应该通过彻底改革技术职业分类清单,更好地使临时和永久技术移民制度与技能需求保持一致,以更好地反映当代劳动力市场。

在长期内,引入雇主和入境移民可利用的技能匹配平台。这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长期解决方案,而不是重新推动大幅提高临时签证持有人的最低收入门槛(应该指的是$53900这个门槛,主要影响雇主担保持有者和491持有者)。这个最低收入门槛虽然早就应该提高,但走得太远和动作太粗暴会加剧劳动力短缺。

此外,他也提到技术移民联合常务委员会(Joint Standing Committee on Technical Migration)最近的建议,引入公司内部调动签证,以确保值得信赖的跨国公司能够更快地获得他们在这里需要的人才。

第二个和第三个优先事项:更快的签证途径和更好的永居途径

有更好和清晰的通往永居的途径并使签证程序更快和更简便,对潜在移民是至关重要的。想要移民的人都很看重确定性,对于搬到一个没有提供明确永久居留权的国家感到犹豫。政府也要意识到,澳洲人口挑战和关键技能需求不会很快消失。

第四个优先事项:更好的系统管理

这应该就是一些内部操作程序上的问题了。澳洲移民系统的管理也需要现代化,以支持疫情后的移民挑战。Jarrod Ball 说更及时、更透明的系统性能和更高效的处理数据将是很好的起点。

最后Jarrod Ball 说本届政府必须将移民问题牢牢地纳入选举后的政策议程。全澳洲的人未来的生活水平取决于此。

新部长此前:移民相关表达表态

内政部长是本次创纪录的10名女性内阁成员中的一位,算是80后的Clare O’Neil。在2020年底National Press Club 的发言中,曾公开呼吁进行彻底的移民改革,以作为疫情后大规模改革的一部分。

她说在过去15年中,非技术移民的数量翻了一番,达到80万,而临时技术移民使这一数字接近100万。然而澳洲需要的是作出关键改变,让更多的技术类永久移民进入,以促进制造业,科学和技术的发展,无论这些移民是来自哪里的。

澳洲需要进行经济转型,移民可以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但如果我们回到以前的(移民)方式,这就不会发生。

移民部长Andrew Giles之前是Shadow Minister Assisting for Immigration and Citizenship,这个安排至少从业务比较合乎情理。他2021年3月在议会中呼吁当时执政的联盟党建议一个更公平和像样(decent)的移民政策,他说:

现代澳洲是建立在移民之上的,多元文化是基础之一。同时批评莫里森政府在疫情之初“放弃”(abandon)临时移民的做法(疫情之初没有给予留学生等临时移民太多的支持,直说如果在澳洲待不下去了就回家),其实是造成临时移民的损失,也是这个国家的损失。

新人新气象,能看出大家有多饥渴了,而且经过了2年疫情导致的空白期,劳动力短缺和技术移民问题真的变成了至关重要的问题,政府、总理和部长想逃避和拖延都被拽着不让走,有了这些有话语权有发生渠道的人的呼吁,至少会早点开启讨论

至于两位部长的态度,这都是他们在作为反对党时说的话了,本来就是要对执政党进行监督、批评甚至是找茬,现在位置不一样了,出发点就不一样了。

至于是否一边倒的利好,最终还是利益和需求的权衡吧,例如同样有有话语权有发生渠道的工会就觉得要提升$53900这个收入门槛,因为他们觉得薪资太低损害了其他人的收入,当然雇主方面就不太愿意了。

希望新一届政府能做些事情,并赶紧行动。

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 点击此处在线咨询。同时,您还可以按照区域扫描下方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Newstarsedu06),添加客服咨询

悉尼
悉尼
Newstarsedu06
墨尔本
墨尔本
kktalks1
堪培拉
堪培拉
newstarscanberra
布里斯班
布里斯班
Newstarsbne
阿德莱德
阿德莱德
Newstarsade00
霍巴特
霍巴特
newstarsmel15
北京
北京
panda11121
广州
广州
NSGZ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