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应被政治和金钱左右,澳国立ANU校长呼吁停止政党对教育干预,大学面临赤字压力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副校长布赖恩施密特(Brian Schmidt)教授在2022年校情演讲中表示,澳大利亚的大学面临着来自两大政党政治干预的生存威胁

圣诞节前,教育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干预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拨款的决定,施密特教授再次对此进行批评,并呼吁对澳大利亚的研究经费进行全面改革

澳国立副校长布莱恩施密特(Brian Schmidt):澳大利亚需要一个非政治系统来分配研究经费

2月7日(周一)他表示:“我很沮丧,而且并不只有我感到沮丧。”

“这是我强烈的观点,同时也是很多大学领导的观点,无论这些观点是否被大声地说出来,澳大利亚分配研究资金方面都需要一个非政治系统,从而摆脱政治的干涉,就像其他国家那样,同时也需要对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及其治理进行审查。”

施密特教授表示,澳大利亚这种得到两党支持的政治干预教育系统可能会让知识腐败,并减缓创造速度。

他说:“在已知的四起政治干预事件中,有三起就发生在过去的三年,就目前的情形而言,两大政党都认为部长行使这种干涉权力是合适的。”

“我认为这是对澳大利亚众多大学的生存威胁。”

施密特教授表示,学术自治和学术自由让大学可以在广泛的可能性内去追求想法,而不仅仅限于已知的或当前认可的思想。

他问道:“如果对历史、政治和文学的研究必须要反映时任部长的观点,那么我们的社会将变成什么样?

“试想如果在过去的30年里,当出现质疑的声音时,我们没有继续致力于进行气候减缓战略,那我们现在会处于什么境地?”

“试想如果我们没有对RNA信使的基本特性研究进行投资,现在又会如何?而这在当初听起来似乎只是一个没有实际用途的玩笑。”

施密特教授还提出了警告,不要让金钱成为研究的驱动。

他说:“我们上周听说莫里森政府非常重视研究的翻译和商业化,并实施了一项16亿澳元的经济加速器项目。”

“对澳国立来说,好消息是如大家所见,我们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但我还要说,只有当我们有足够的基础研究作为支撑时,研究才能商业化。”

“在市场上,每一个有价值的发现和成果都建立在几十年知识深耕的基础上。”

在谈到对澳国立的项目和工作具有争议的削减时,施密特教授表示,在经历了建校75周年以来最艰难的两年牺牲之后,大学的基本状况依然是强大的。

但是,对于澳国立来说,在去年的盈余之后,为了填补职位空缺和进行更多的外联活动,学校在2022年和2023年可能会出现财政赤字

“在未来几年里,我们将需要承担债务,但我仍然相信我们不必再做任何削减。我们会更精简,但不是更加吝啬。”

*本文由RiotACT原创发布:

https://riotact.com.cn/schmidt-calls-for-research-funding-overhaul-end-to-political-meddling/17645

记者丨IAN BUSHNELL

整理/编辑丨LAURA

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 点击此处在线咨询。同时,您还可以按照区域扫描下方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Newstarsedu06),添加客服咨询

悉尼
悉尼
Newstarsedu06
墨尔本
墨尔本
kktalks1
堪培拉
堪培拉
newstarscanberra
布里斯班
布里斯班
Newstarsbne
阿德莱德
阿德莱德
Newstarsade00
霍巴特
霍巴特
newstarsmel15
北京
北京
panda11121
广州
广州
NSGZ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