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鼓励大家多申请这类签证!去年超4.3万人成功续签,增长20%!计划给更多配额和开放更多国家?
2019年9月27日
快讯: 关于“11月16日技术移民EOI打分规则”变更的最新官方消息
2019年10月1日
0

最新透露!上财年PR拒签率仍维持较高水平!近期平均拒签率继续上升!上诉不给过桥签,智库建议AAT改革!

WeChat Image_20190703181242
GAP_G_Banners_Option01_Size-A
article banner

最新透露!上财年PR拒签率仍维持较高水平!近期平均拒签率继续上升!上诉不给过桥签,智库建议AAT改革!

从2016年7年到今年8月,短短两年多一点时间到AAT上诉的移民和难民案件增加了2.57倍,积压的数量从17480起激增到了62476起。上诉持续大量增加,与被拒签越来越多有直接的关系。

最新重要拒签数据

-2017-18财年整体签证的拒签率是3.3%,同比15-16财年的2.5%增加了0.8%,相当于多了96724名申请者被拒签。17-18财年的PR类签证拒签率更是上升了46.2%,据悉没有公布具体数据的18-19财年的PR拒签率与17-18的较高水平基本持平。

-2018年7月到2019年2月,平均拒签率更加高,为3.8%,澳洲境内申请的保护签证有超过90%被驳回。
-2018-19财年AAT接收到的移民和难民相关上诉案件申请是2015-16年的两倍
-2018年7月到2019年2月,作出裁决的案件中有大约75%维持原判,相当于成功上诉的比例大约是25%
-只有27%的移民和难民上诉案件在递交后的12个月内进入审理
-最近期八月单月的移民和难民上诉申请有3286个,比2016年7月时增加了76%

本财年前两个月(2019.7.1-2019.8.31)做出判决的案件数量有3655个,成功直接推翻的占33%。学签拒签占desicion的36%,直接推翻(set aside)的有24%;提名或担保的占12%,直接推翻的有28%;配偶移民相关的占11%,直接推翻的有60%;技术类签证相关的有232减,其中139(60%)直接推翻内政部的原决定。

目前Active的积压案件中,23%都是学签被拒,22%是提名或担保被拒,都在9000件左右。

每个月的下决定(红色)和新申请递交数量(蓝色)

AAT太难了…

移民和难民案件积压数量与去年年底持平,归功于AAT持续努力拼命地去审,预计到2021年单月做出decision案件数量可以达到1153个,假设一个月有22个工作日,那一天决案的数量超过50个,不可谓不努力了。

发言人在声明中表示过去十年接收到的难民和移民上诉数量翻了两番,预计这个趋势会持续下去,AAT已经实施了一系列的措施,但仍然无法跟上需求的增长

政府:不需要为拒签增加道歉

莫里森政表示积压增加的情况表明,签证系统的审查和完整性正在加强,因为永居和临时签证的拒签数量增加了。

移民部长对比的回应说现在的签证审理程序比工党执政时期强得多,看到拒签的数量有所上升,我们不为此道歉。联盟党政府始终相信一个移民计划的运行,重点是完整性和质量。

移民法专家:政府正在试图掩盖

但是麦考瑞大学的移民法分析师Daniel Ghezelbash博士并不这样认为,他说井喷的积压数量可能意味着系统并没有正常运行。“我认为很多东西像滚筒一样越滚越大,而政府正在尝试掩盖正在发生的事情。”这造成了很多层面的担忧。

对于申请者来说,在等待的整个期间(很多都要1年以上,甚至是多年)很多的不确定性,生存的不稳定性意味着他们不能扎根或者融入澳洲社会,也不能以他们本来可以的方式作出贡献。

“显然,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井喷的现象。”

AAT自己的问题

前高等法院法官Ian Callinan在195页的AAT审查报告中,指出了AATenchanted目前存在的不少问题。

有一些案件原决策部门都没有人出席,成员就会有很多疑问无法得到解答,也无法印证申请者说的是真是假。

后台工作人员协助某些案件的成分太多,他看到至少有一件案子出现后台工作人员在没有依据的情况下坚持更改案件决定。

建议之一:上诉不给过桥签?

Ian Callinan给出的意见有:
1、强烈建议限制移民案件申请者“经常更改上诉材料”的行为
2、应该立即添加更多的全职成员处理积压的案件
3、针对没有代理而且英语不好的复杂申请,他建议要提供法律援助。
4、削减后台工作人员,因为现在其数量是全职Member的两倍有多。
5、AAT成员(member)应该仅限于律师担任,而且要基于他们自身的业绩(因为不少政府部门和机构都对于案件决定的质量和一致性提出过担忧)

他认为AAT审理时间不断延长,某程度上过是在“鼓励”移民申请者提交上诉。一些官僚作风和走流程的办事方法能免就免了,他也不是很赞成社保相关的案件可以有两次上诉挑战的机会。

总检察长Christian Porter回应说政府正在考虑Ian Callinan的建议。

与自由党有联系的智库Menzies Research Centre的首席执行官表示人们显然有虚假的动机,通过上诉来获得过渡签证延长在澳洲的时间,有一系列的方法应该认真考虑,例如在保留上诉权力的基础上,不再颁发过桥签证,申请者不能不在海外等待上诉结果。

素材来源于: SBS、The Australian

 

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点击此处在线咨询。同时,您还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newstars005),添加客服咨询

kf5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