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自由行之梦断澳大利亚旅游签证申请
2019年7月11日
“485签证对留学生的意义不仅是拿PR的过渡期!”超半数持签者有全职工作,近50%满意工作经历!
2019年7月12日
0

政府预估今年及未来三年”实际移民”数量!哪几类TR/PR签证人群会减少?澳洲主要城市雇主担保热门职业揭晓!

WeChat Image_20190703181242
GAP_G_Banners_Option01_Size-A
article banner

政府预估今年及未来三年”实际移民”数量!哪几类TR/PR签证人群会减少?澳洲主要城市雇主担保热门职业揭晓!

从本财年开始,澳洲未来四年每年的PR配额都将定为16万,然后就是我们常说的通过494/491两个新偏远地区签证,以及一系列偏远地区技术移民相关的改革(例如扩大偏远范围,调高偏远地区州担保加分等),将移民从人口压力非常大的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分流到继续人口增长的其他地区。当然,我们知道Net Oversea Migration(NOM)才是衡量人口压力的一个更准确的数值,不仅包括了PR,还包括了允许长期在澳的居住的多类TR签证。

财政部Intergenerational Report对2018-2022年的NOM数量的预估如下图:

新来的——

我们看学生签:政府估计2019年今年有17.56万人持学生签入境,这个数字一直是增加的,不过幅度逐渐减缓

再看雇主担保:预计有今年有3.32万人通过雇主担保来到澳洲,度过了改革初的振荡期后,从2019年开始政府认为每年基本保持在3.3-3.4万之间。

然后是从境外来的PR:慢慢在走下坡路,四年间减少4000人。

离开的——

从澳洲搬走的PR:从2018年到2022年,相对会比较稳定,四年增加1000人

毕业后选择离开澳洲的留学生:四年后时间会增加1.1万人,部分原因是来留学的学生基数越来越大

完成工作后就离开的雇主担保:政府认为这五年基本保持稳定,会有1.53-1.54万。

所以最终的NOM数量预估是从今年2019年开始会走下坡路,2022年的数字大概是26.3万。

这个NOM的预估表格政府每年都会根据最新情况更新,例如四月公布的联邦预算案中将2019年的NOM调整至271,700,比上一份预算案多了4万多人。为了表明人口管理的决心,联邦每年还将拨款600万澳元给财政部新设立的人口中心,就是主要负责就人口问题给出详细的分析和意见,帮助联邦和各个州、各个城市了解人口的变化趋势和即将要应对的挑战。

然而,澳洲非常知名的人口学家,墨尔本大学的人口学教授Peter McDonald认为这个表格低估了即将实行的移民留学政策对某几类签证的影响,“我怀疑表上的数字可能低估了2022年之前离开澳洲的留学生人数。”作为NOM中非常重要的组成,这意味着NOM会低于财政部预测的数字,“完成学业后离开的学生可能会激增(’surge ‘)。

Peter McDonald经常被邀请就人口问题给政府出谋划策,去年12月的联邦和州政府会议上,他就应总理邀请介绍了人口计划。

前移民部高级官员Abul Rizvi也认同Peter McDonald的观点,“毕业后离开的留学生的增长更有可能会更加快。

工党和工会担心的则不是低估了离开的人数,而是以后太多海外雇员和移民劳动力进入偏远地区后,会拉低整体的工资水平。现在雇主担保的最低年薪水平是$53,900澳元,从2013年到现在就没有调整过,一份政府报告2016年就建议提高,今年四月也有议员提出要review,工党在联邦大选前提出提高到$65,000。

目前持雇主担保签证在澳洲境内工作的海外劳动力,最多是以下专业:

厨师cook是唯一一个超过4000的职业,前三类都是餐饮服务行业,四到六是IT的职业,然后经常有所耳闻的marketing specialist,会计以1900个排在第九位。

悉尼和布里斯班:分布比较平均

墨尔本:比较偏重于餐饮服务业和医生护士类的职业

堪培拉:集中在餐饮服务业的工作和IT Programmers

阿德莱德:Meat workers、GPs/Nurses以及others

塔州:分区很明显,餐饮服务业、GPs/Nurses以及others

珀斯:也比较分散

有移民专家认为,尽管雇主担保的海外雇员工资水平可能比较低,但是引进的成本不低,培训费和签证费用等。所以此消彼长,培训本地劳动力也会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

EY的移民合伙人Wayne Parcell表示雇主担保的设置和相关程序意味着雇佣澳洲本地人对雇主来说还是有经济意义的。现在偏远地区大概有42000个职位空缺,到了2023年,偏远地区的医疗和社会援助行业会额外需要85000名劳动力,28,019名教育工作者。更多信息请看:“我最怕到偏远地区找不到工作!” 这些地方就业机会增长最快最多,两年新增53%!超22万偏远人口在这个行业工作!

工会的主席Michele O’Neil则主要从海外雇员的角度考虑,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虽然是很小但却是减少雇员被剥削的很重要的部分。

澳洲工商会就业部的负责人Jenny Lambert解释说雇主担保的最低年薪水平能确保签证持有者能够养活自己,如果设置过高,雇主,尤其是偏远地区雇主,更不就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提供担保,不管本身对这个职位需求有多迫切。

素材来源于:ABC

 

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点击此处在线咨询。同时,您还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newstars004),添加客服咨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