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类TR签证到期后有多少人“黑”下来!?总数超过6万!政府到底要什么时候和怎么样管?
2019年5月17日
5.9EOI官报:一轮100配额荒延续,会计90,非热门80分慢行,各州州担保本财年剩余配额一览!
2019年5月21日

自由党赢得2019澳洲联邦大选,中澳关系与移民政策料将维持现状

article banner

自由党赢得2019澳洲联邦大选,中澳关系与移民政策料将维持现状

5月18号,澳洲举行了3年一次的联邦大选,包括选举下议院所有151个议席和上议院40个议席,截止发稿时,政府已经获得下议院74个席位,工党党魁Bill shorten已发表败选演说同时辞去反对党党魁的职位,总理Scott Morrison也发表了胜选演讲。政府在投票前后的民调都显示落后于反对党,但是最后投票结果则与民调显示有非常大的出入,工党主要在昆士兰州遭受重创,政府与一国党和United Australian达成的优先选票协议使得工党不仅仅没有赢得新的席位反而失去多个席位。

A.中澳关系走向

Scott Morrison将会继续组阁执政接下来三年,这也意味着中澳关系应该也会暂时基本维持现状,Scott Morrison8月份在自由党内部纷争赢得总理后即公布了将会禁止华为参与澳洲的5G建设(鹰眼五国里面除了美国外,澳洲现在是最早做此表态,新西兰也在今年加入此立场),中澳关系一直没有得到特别的改善。

根据移民局和澳洲统计局的最新数据,过去5年中国来澳国际留学生与游客快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学校申请与学生签证申请均明显放缓(而印度,尼泊尔等市场则在快速增长,当然印度等市场等学生质量问题也是令人堪忧,包括最近ABC爆出的过低的入学标准等也会影响澳大大学的质量与口碑)。主要原因是两方面,一是由于中国本身教育质量的持续提高,另一方面包括移民政策的紧缩,中澳关系紧张影响,也有一些申请者选择加拿大英国等其他国家。

B.移民政策走向,维持配额缩减,偏远政策将是大趋势

内政部长Peter Dutton和移民部长David Coleman也都重新再次当选议员,他们应该大概率会继续主管同一个部门,加上政府的继续执政意味着此前已经公布的相关移民改革政策会继续执行,包括新财年移民配额减少为16万,189独立技术移民配额大幅削减,以及11月份开始执行新的移民打分系统和偏远地区移民政策,大家都及早做好自己的移民规划,不管是继续凑分还是去偏远地区,至少接下来3年政策应该不会有大的变动。

本周一,NewStars教育移民特别汇总了工党和自由党两大党派在移民相关政策的异同,全文请点击:未来移民风向怎么吹?自由党和工党移民政策及态度汇总!为了拉票,真的为移民”操碎了心”…

C.大选结果还有什么其他值得关注的看点?

虽然所有选票的计算和正式官方结果的公布还需要一定时间,有几点消息还值得我们关注:

1.首位华人女议员待定

昨夜有本地媒体SBS报道工党华裔候选人杨千慧可能获得维州Chisholm议席,Chisholm现涵盖了Box Hill、Blackburn、Nunawading、Burwood、Ashwood及Surrey Hills、Forest Hill、Mount Waverley和Glen Waverley的部分地区,是维州最主要的华人聚居区。不过根据最新的计票数据,71.1%已统计的数据情况下,自由党的华裔候选人廖婵娥暂时以50.3%对49.7%的微弱优势领先工党候选人杨千慧女士,选情仍然非常焦灼。不管谁当选,他们都将会创造历史-首位华裔女性联邦众议员(廖婵娥女士是香港移民,杨千慧女士则是从台湾移民澳洲)。

2.前总理Tony Abott败选

自由党保守派大佬,前总理(应该是前前总理:)Tony Abott竞选失败,被独立党派议员 Zali Steggall击败,结束了21年的议员与总理生涯。Abott的败选对于新的Morrison政府应该还是相对利好消息,他此前被党内选举失去总理职位后,一直在议会与执政党发出不一样的声音,不管是移民议题(要求大力削减,认为16万仍然太高,应该减少到11万),或者是能源方面等议题。

3.极端右翼多名议员竞选失败

大家最近是不是看youtube,或者网上刷剧的时候,被这个大哥的竞选广告刷屏,

他叫Cliver Palmer,澳洲矿业大亨,成立了United Australia Party,他是澳洲右翼的代表,反对移民(尤其是亚洲移民),与中国做生意出尔反尔撕毁协议。此次大选投入了将近四千万澳币进行竞选(主要是参议院),他与自由党达成优先选票协议,确实在昆州部分了帮助政府获得更高支持或者分流工党的选票,但是根据到现在为止的计票结果,他本人的政党本次大选未能获得任何参议院的席位。

还有这个被砸鸡蛋的大叔-Fraser Anning,也是极右分子,反对移民。去年狗屎运由于一国党议员Roberts由于国籍问题被取消议员资格,自己自动补选上台的,上台后发表多个包括反犹等极端右翼言论而被一国党开除,本次大选自己重新注册了个政党参选,大快人心是仅获得1%不到的选票支持,毫无胜选希望。

极端右翼并未在此次大选有获得足够的选票和支持,基本除了一国党前议员Roberts重新竞选获得席位(此前由于双国籍问题被取消议员席位),其他相关党派和个人均没有获得更多的支持,他们总的获得投票数5-10%之间,还是大大落后于大三政党。

4.本次大选还有哪些输家?

本次大选除了上面几个输家外(Bill Shorten, Tony Abbott, Clive Palmer),还有几个最大的输家,一个应该就是各大主流的民调机构,传统意义上来说,澳洲的民调一直还是比较准确的反应大选的走向,但是此次选举的结果可以说是基本上没有任何主流民调预测的结果,哪怕考虑到统计学意义的偏差,也都与实际结果相差甚远。

ABC老牌选情分析师Green在昨夜的大选分析时提出一个主要观点认为以前的民调主要是通过座机电话来进行(座机基本上可以明确一个人的选区信息会很小差异),现在大家都基本很少用座机,导致样本有较大出入,另外一个观点就是保守派观点的持有者有更大可能在民调的时候隐瞒自己的观点(这个也在美国大选与英国脱欧公投的民调里面有类似的结果)。可能对于以后的领导们有一个好的观点就是,如果民调显示对自己不利的话,可以有较好的借口否认民调的可靠性:)

本次大选另一个大的输家就是博彩机构Sportsbet,在开票之前,Sportsbet最高点时曾经把工党当选的赔率调低到1:1.1,而自由党连任的概率则高达1:7。更夸张了是,在大选还没有投票和计票的前两天,也就是5月16号,他们认为工党将会毫无悬念赢得大选,居然提前兑现已经下注工党获胜的筹码,一共发出了整整130万澳币!

为了对Sportsbet的慷慨表示感恩,小编昨夜也下了200刀自由党连任,在赔率还是1:3的时候,很快选情的调转在短短一小时不到赔率就下降到1:1.08(也就是如果压100块钱才赚8块钱)

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欢迎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newstars003),添加客服咨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