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续三年NAATI的资格,还剩不到2个月?
2019年5月16日
各类TR签证到期后有多少人“黑”下来!?总数超过6万!政府到底要什么时候和怎么样管?
2019年5月17日
0

这个签证申请的"Bug",让移民申请者饱受折磨!政府10年前就承认为何一直不改?“或许被利用来走后门下签!”

WeChat Image_20190731111943
WeChat Image_20190703181242
GAP_G_Banners_Option01_Size-A
article banner

这个签证申请的"Bug",让移民申请者饱受折磨!政府10年前就承认为何一直不改?“或许被利用来走后门下签!”

我们经常能看到很多移民相关的请愿,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家庭成员中有一人无法满足健康要求而导致全家PR被拒,上诉AAT也无法扭转后,希望借助全社会的力量打动移民部长,让他介入干预,但意味着这基本上是全家人留在澳洲的最后希望。

一周前才刚有一个家里有听力障碍的孩子的家庭,在签证到期的最后一天获得部长干预全家下PR,这自然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可是同时也再次引起有关机构的质疑,现在移民局的健康要求和判定是否足够严谨,是否存在歧视。

案例中的这个孩子有听力障碍需要使用助听器,但是一直不需要任何持续的治疗或者药物治疗。除了每年定期要去参加听力测试,与正常孩子无异。连AAT的member都表示都各项证据都表明这个家庭需要利用纳税人的钱来照顾孩子的费用将会是“微乎其微”(“minimal” ),而且孩子进入澳洲学校后情况不断好转。

但就因为这是终生残疾,AAT最终认为现在不需要不代表以后不需要,还是没有推翻移民局的拒签决定。

每年有不少“一人患病全家拒签”的案例,距SBS了解现在就正有至少3个家庭还在努力争取留下来。全国残疾人联盟 (NEDA) 的首席执行官说媒体曝光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他们自己每年会看到10-15起这样的案件还有很多很多连他们也不知道的。

无论是TR还是PR申请者,如果被认定患有需要长期治疗的疾病、心理或者身体上的残疾,需要澳洲承担昂贵的医疗费用或者对澳洲公众有害,就会被拒签。现在对“昂贵”的定义是40000澳元。

政府说这个健康要求的目的有三,第一是防止肺结核等传染病在澳洲传播,第二是确保澳洲人优先获得那些需要立即提供的医疗服务,如器官移植,第三是防止纳税人为此支付昂贵的医疗费用和社区服务。

目前的判定不严谨

这三个目的并没有错,可是陆续的很多争议其实都是出现在移民局如何判断上。现在判断申请者需要花费多少钱,都是基于一些假设,考虑问题也不全面。

首先没有考虑到申请者是否实际需要用到这些服务,就算真的需要用到,也不会考虑其个人和家庭可以自己承担多少,而“一人患病全家拒签”更是没有考虑到申请者和家庭成员对社区和经济的贡献。

著名的移民法专家Mary Crock说不对需要医疗条件的人和残疾人进行区分,这明显是对残疾人的歧视,也违反了澳洲的国际义务。

她说现在的规定没有试图去衡量申请者实际使用澳洲资源的可能性,“如果你是百万富翁,有能力提前支付覆盖医疗的保证金,你仍然被拒之门外。这就拒绝了高净值或高技能但是家庭成员有残疾的人士移民澳洲,这也不符合澳洲的利益。

贡献还是负担,如何衡量?

很多专家和团体都认为目前规定一大bug就是完全不考虑申请者或者其家人对澳洲社会的贡献。

到了最后请求部长干预这个阶段,部长或许会考虑到,但是部长干预是不得不用的最后一个方法,部长也不一定会干预,干预后的决定也不一定会下签,这里面的时间、成本和压力可想而知。

可能会有人走后门

部长干预是不需要解释为何做出干预和解释干预决定的,有专家认为健康要求判断的不严谨和部长干预掺在一起,可能会诱使一些关系网络强大的潜在移民走后门。

如果是因为有足够的钱和人脉,部长才做出的干预呢?我们完全不得而知。

10年前就说要改,到现在还没改

这个陈旧又不科学的健康要求,早在2009年8月两党议会的调查中就做了非常详细的分析,得出指向性很明确的结论:目前的健康要求是老式的方法,对于那些残疾人来说是不公平的歧视。现任总理Scott Morrison当其时也是调查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针对这份调查,又有一份名为“残疾移民待遇调查”的报告概述了移民法专家和帮助残疾问题倡导者对若干关切问题的建议。

然而十年过去了,还是几乎毫无改变。唯二的改变是提高了“昂贵费用”的门槛,当时是22000澳元,现在是40000;以及在2012年,当时的工党政府让难民和人道主义签证申请者更容易获得健康豁免等等。

但是最关键,包括允许案件决策者考虑个人的潜在经济和社会贡献,将疾病和残疾区分开,并且评估是否真的需要用到那些服务之后再做决定和停止使用假定当事人测试( ‘hypothetical person test’)做判断的建议,还是没有被采纳。

假定当事人测试( ‘hypothetical person test’)就是移民局必须考虑到“与申请人状态形势和水平相同的假定当事人需要得到的服务”,即使申请人本身没有计划或者需要用到这些服务。

2012年时工党政府还同意审查“一人患病全家拒签”的规定,以消除对残疾人的不利影响,但也是没了下文。

西澳的州参议员Steele-John说如果他能再次当选,会迅速采取行动推进改革相关的立法。但是工党和联盟党发言人不约而同都对这个问题避而不谈。

专家和团体组织并没有要求移民局做出签证判断时将情理凌驾在法理之上,只是希望那些法理能够更加合理和严谨,让人信服。节省申请者的时间,也不用时常麻烦部长干预。既然调查也做过了,建议都有了,为何没有推进?可能太忙了吧。

素材来源于:SBS

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欢迎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newstars003),添加客服咨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