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党承诺新长期父母临签→一个家庭可担保4名父母,可境内续签,签证费大减,配额不设限!但民众专家都质疑…
2019年4月24日
澳洲最有“钱途”的七大专业!毕业后原来可以选择这些职业!
2019年4月25日
0

【每周精选】移民政策变难的现在,还有没有必要通过留学移民澳大利亚?

WeChat Image_20190703181242
GAP_G_Banners_Option01_Size-A
article banner

移民政策变难的现在,还有没有必要通过留学移民澳大利亚?

最近看到有些报道引用专家报告称尽管联邦政府在财年初降低了永久居民配额总数,但这并不能解决人口数量同城市承载能力间的不匹配的问题,而留学生等临时签证的不断增长才是严重影响澳洲人口增长的重要因素。在这份报告中,作者表示在澳留学生的数量占净移民总量的44%,同时通过对澳洲统计局和内政部的数据进行分析,得出留学生是悉尼和墨尔本两地内城人口增长的最大来源同时也可能是各城市拥堵危机的主要因素这一结论,并据此建议联邦政府通过增加对留学生英语及经济方面的证明要求的方式减少留学生入境的数量,以此减轻澳洲接收移民的负担。

不过,这个建议真的可能实行么?

从表面上来看,联邦政府近年来的趋势是向世界主要移民国家如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的政策进行靠拢,对之前能够较为轻易的获得永久居民签证的政策加以改革。如下财年计划的对独立技术移民的配额进行减半,单独分配配额给偏远地区临时签证并添加申请其他签证或加强管制的严格限制的条件增加获取永久居民的时间长度和前置条件。

这样的转变简单来看可以说是从之前的只需取得澳洲所需要的技能背景满足潜在的未来经济贡献能力要求即可直接申请永久居民的系统框架转为需要首先按照政府的意愿对澳大利亚做出相应的经济贡献才可能获得永久居民的系统框架。但是在此情况下,政府也依然从没有改变过对留学方面的相对宽松的政策。相较于其他国家如美英来讲,澳大利亚的留学申请政策已经是相当宽松的了。

如果说政府并不清楚每年的留学生纳入量占人口的比重以及这些留学生的人口分布那基本是胡扯,但是这样的情况下政府依旧不愿意做出过大的政策改变,是不是脑抽?

肯定不是,毕竟屁股决定脑子

算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情况,即澳大利亚的留学产业可以算是澳洲的一项经济支柱。而这一经济支出的可持续性主要取决在于两点,第一是澳大利亚高等教育机构的国际声誉,第二则是澳大利亚的留学与移民之间的过渡政策。从第一点来说,澳大利亚的高等教育相比于美英甚至部分加拿大的学校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

作为门面的八大在美英老牌名校面前可能也只是个战五渣。但是从目前来看,尽管每年前往美英留学的学生依旧络绎不绝,但是考虑前往澳洲的学生们也并不在少数。这一现状其实很大程度还是取决于第二点,即通过留学澳洲,还是有机会留下拿到身份的。

还是那句话,屁股决定脑子

如果学生的唯一考虑是更好的学术环境和学术成就,那么美国的名校可能就是这些学生的唯一考虑。但如果学生存在考虑获得其他国家的永居权的时候,那么澳洲的学校可能就能成为很多学生的考虑范围。毕竟相比美国动辄近10年的排期和英国上千万的投资要求才能留下的政策相比,毕业凑分这么条靠自己能走的通的路子毕竟不那么需要拼爹拼家底,努努力也许就能拿到身份。

而这批学生相信也是澳洲会考虑在国际留学市场上吸引的学生,简单来说毕竟澳洲政府也明白自己的斤两,尽管明面上宣城澳洲依靠的是优质的高等教育院校成果吸引的留学生创造的留学经济,但是实质上从上世纪90年代的移民政策来说就是在靠着放宽留学生的申请永居利好政策吸引着大批的国际学生。

尽管这一政策在日益变难,但是直到政策和配额都最为不利的现在,移民加分表上的ASR通过澳洲两年高等教育学历即可加上的5分依然没有被移除掉。所以说尽管澳洲一再宣称控制移民数量,减少移民数量之类的,依然保留着利好本地毕业生的路子。毕竟政府也知道,留学生的大幅下降会对澳洲各个高校的盈利能力和收入造成极大影响,也会涉及到自己屁股下面这把椅子能不能坐稳。尽管现在这ASR的5分在过高的获邀分数前基本失去了意义,但是政府依然没有在对配偶加分进行改革以从实质上抹除这一加分的这次改革中对这一偏向性分数做出任何改动。

类似的例子还有对于非IT,会计和工程专业极其不利的职业年加分以及长年稳居移民清单的会计,基本也都是因为政治的原因保留在现政下。但随着偏远地区移民分流政策的实施,似乎留学生的利好政策也算是走到头了。毕竟在80分的获邀线前,所有这些分数已经成为了必选项,直接排除掉了境外申请人,现在则直接变成了澳洲本地毕业生之间的竞争问题,这些利好分数的优势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有吸引力了。

这是不是就是说,没有必要来澳洲通过留学移民了?

应该说,这里就要看各位对于移民这一事情的重视程度了。其实从新公布的新财年预计配额分配来看,独立技术移民的配额被砍了一半,但相应的,州政府担保签证的配额也有了大幅上涨。这其实也可以说是联邦政府为了让各州自行出台对自己州经济有利的移民政策给与的行政权力。也即是说,人口稀少的州可以通过更简单的州担保标准刺激本地的经济,而这里最直接的,则是吸引更多的留学生,毕竟留学产业不单单会增加本州内大学的收益,也同时会带动本地的房地产业和服务业的发展。

目前来讲比较积极地参与者是南澳州和塔斯马尼亚州,这两个周的州担保政策其实在实际上是大幅倾向于本地毕业生的。进入2019年来,申请南澳和塔州大学的学生也是越来越多,而连带的这两个州的经济也可以说是有所好转。最直接的一个例子,在当前严苛的信贷环境下,塔州首府霍巴特已经成为唯一一个房价上涨的城市了。

那么回到之前的话题,移民人口的数量有没有使留学政策变严建议的政策加以实施,并且会继续影响澳洲毕业生的移民方案呢?前者不会,后者很可能会,但会局限于独立技术移民方面。首先是前者,如果实施了较为严格的留学政策,如2011年GTE系统实施前的语言和资金证明要求,那么在当前直接留学移民变为越来越难的当下,仅仅看澳洲本地的话,这些偏远地区州的学校的竞争力基本上会变得无法和新州维州和昆州这几个大州抗衡。

从优质学校来说,澳洲8大中新州占两个维州占两个昆州占一个,抛掉ACT这个加在新州维州中的因为政治原因才放了个ANU的奇葩外剩下的加起来也就俩,而最需要人口发展的塔州和北领地俩地方一个都没有,想想都知道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增加留学申请的标准,这几个地方的学生需要更好的证明自己是真心想去这些穷乡僻壤上学才能获签,那么像塔大,CDU,南澳大学这些学校还能有个毛的入学率,毕竟就算有是有利好的州担保政策保证毕业生的一定的移民路径,如果学签都拿不到那也是徒劳。所以从这一点来看,更为严格的学签政策应该不太可能被接受。

另一点,在当前的人口压力下,移民配额的削减也移民分流政策已经毋庸置疑的证明了对于当前移民政策的影响,但是,下放大量的配额自由给州政府也就说明了政府是希望州政府为自己定制适合的政策的。

需要人口的州对本地毕业生的政策会继续宽松下去,毕竟上面也讲过了,留学生对于当地经济的带动是最为直观和快捷的,也是最容易融入当地社会的。所以,对于想要通过留学移民的学生们,直接选择现在政策宽松的州的大学入读应该是你们最该考虑也是最先考虑的事情。

那么,移民政策变难的现在,还有没有必要通过留学移民澳大利亚?

来就是了。

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欢迎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newstars003),添加客服咨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