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签证条件设置绝对不公平!”“签证申请费太高无法承受!”SBS专访新移民对新父母临时签证的看法!
2019年4月17日
创新高!去年月均有超10人因这个原因被澳洲取消签!
2019年4月18日
0

独立政府智库警告:送移民到偏远地区的计划是一个危险的幻想,或对缓解人口压力没帮助…“应该分配更多资源到移民项目!”

WeChat Image_20190703181242
GAP_G_Banners_Option01_Size-A
article banner

独立政府智库警告:送移民到偏远地区的计划是一个危险的幻想,或对缓解人口压力没帮助…“应该分配更多资源到移民项目!”

过去一段时间澳洲移民公布了很多新政策

作为代表移民的最大组织之一——The Migration Council of Australia,理应出来发表一下看法。

总的来说,The Migration Council of Australia认为尽管现在有了计划,但是能不能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执行,而能不能顺利执行除了移民本身意愿,还要取决于新旧移民计划能够分配到多少资源,因此他们的首席执行官Carla Wilshire呼吁5月赢得大选的政党重新考虑移民资源的分配,如果计划管理不善,将会对澳洲社会的经济和社会凝聚力产生深远影响。

经常与政府和移民两方面打交道的Carla Wilshire表示之前内政部的成立其实是将移民事务降级,她越来越担心移民项目没有得到适当的管理,而且这个解决起来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不管之后谁上台,都应该将此作为优先考虑的事项。

“现在澳洲的入籍申请积压是有史以来最多了,有22万人等待成为公民。同时,我们看到前所未有的配偶签证申请积压,排队人数成千上万地增加,还有每年寻求庇护的人……”

“受影响的商业和社区并没有受到内政部应有的关注,部门的人的企业知识和政策相关的能力也有所下降。”

在此基础上推出偏远新政的后果可能是什么呢?

“在实施和执行方面造成更进一步的问题,并且接下来的PR配额已经决定减少到16万,这就可能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言下之意是减少PR配额加上如果偏远新政实施不顺利,造成吸纳的TR和PR都少于预期的话,经济上可能就没有联盟党政府现在预判的那么乐观了。

The Migration Council of Australia我们可以理解为站在移民的角度出发思考新政。独立机构,同时也是政府最重要的智库之一——The Grattan Institute的立场更加中立和全面。

没想到他们的意见更加“戳心”,直言“莫里森政府将移民送到偏远地区的计划是一个危险的幻想。”

再给下届政府的“橙皮书”中,The Grattan Institute警告说推动移民从大城市到偏远地区并不能解决城市拥堵问题,并认为此举更有可能降低生产率,“即使计划执行成功,也不会减少城市的人口压力,因为净海外移民主要由留学生和打工度假签证的人组成。尽管有类似的政策经验,但这仍然有可能是政府一厢情愿的想法。这些移民政策给了政府一个(逃避)借口,以避免不得不做出一些提供住房可负担性和城市管理的艰难决策。

移民部长对此的回应是配合削减PR配额以及移民去偏远地区,政府会在全澳范围内投入创纪录的1000亿澳元发展基建。

两大机构的意见是一套组合拳,The Migration Council of Australia说以现在的资源基础人力物力能不能顺利实施都是个问题,The Grattan Institute接着说就算能顺利执行,也可能没什么作用和影响。他们当然是就事论事,这些年来我们看政府拍脑袋做的移民决定还少吗?尽管这次酝酿的时间很久,左不过澳洲政府也是优先考虑他们自己的利益,例如大城市居民的选票。

素材来源于:The Australian

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欢迎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newstars003),添加客服咨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