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澳国立ANU申请流程升级→从满足录取要求变为筛选制!已递交申请的同学,请注意查看邮件确定!
2019年4月16日
独立政府智库警告:送移民到偏远地区的计划是一个危险的幻想,或对缓解人口压力没帮助…“应该分配更多资源到移民项目!”
2019年4月17日
0

“新签证条件设置绝对不公平!”“签证申请费太高无法承受!”SBS专访新移民对新父母临时签证的看法!

WeChat Image_20190703181242
GAP_G_Banners_Option01_Size-A
article banner

“新签证条件设置绝对不公平!”“签证申请费太高无法承受!”SBS专访新移民对新父母临时签证的看法!

在第83期澳洲移民周报中→【第83期澳洲移民周报】新的一轮189 EOI邀请将要发放,政府人为拖延中国入籍申请?父母新签证更多要求公布!NewStars针对新的长期父母临时签证对读者做了一次调查,调查结果如下:

这次调查的结果我们分享给了SBS,SBS有关新父母临签的新闻报道也出街了,文中采访了几个新移民家庭对签证的看法。

新的870签证的担保人(子女)的经济收入要求被规定为应税收入(taxable income)达到$83454.80 AUD的年薪,此收入可以是担保人一人,或者加上配偶的收入满足要求也可以。担保的收入要求比143付费类父母移民还要高,如果是单身的担保人,想要达到这个经济收入水平,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再说签证费,3年的签证申请费是5000澳币,5年的签证申请费是1万澳币,另外担保人还会有420澳币的担保人申请费,费用对比旅游签真的毫无竞争力。

本来很期待,公布后却……

来自印度的新移民 Inderdeep 和 Harpreet Sandhu原本很期待这个新签证,本想着远在印度的父母终于有机会和孙子孙女团聚了,但公布后却发现那些限制那些条款,实在强人所难。

他们的父母都曾经持旅游签来过澳洲,但是有效期只有一年,已经在墨尔本扎根的他们希望有更长的团聚时间,加之Harpreet Sandhu的妻子正在与癌症做斗争,实在需要老人过来帮忙照顾三个孩子,所以“对我们来说这个签证意义重大,我们的文化是这样的,我们习惯有一个大家庭,长辈在身边。”

Sandhu在印度有很多兄弟姐妹,因此无法通过父母移民的“balance of family” test,本来以为新签证是新机会,既能没想过细则出来后卡在了担保人的经济收入门槛,妻子辞职在家,靠他一个人是在无法达到超过8万澳元收入水平。

“宁愿申请旅游签”

另一对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夫妇 Arron Ji 和Olivia Zhu说签证费定价是在太高,3年签证要5000澳元,对于他们这种收入水平不是很高的家庭,压力相当大。

“当我爸爸第一次知道这个签证时,他很兴奋,但是当他知道签证细则后,他决定不申请了,宁愿申请旅游签。” 

与很多新移民一样,这夫妻俩希望父母能过来帮他们带带孩子,这样妈妈就能重返工作岗位。

这钱也要赚,不道德!

Long Stay Visa for Parents committee的成立者Arvind Duggal在签证还没有着落的时候一直为新签证奔走呼吁,为的就是不让 Turnbull 政府2016年的竞选承诺变成空话,现在签证是有的,可是他认为条件设置太不公平了!

“他们试图从来探望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手里赚钱,这不是澳洲,这也是不道德的。”

当年Turnbull 政府在竞选时承诺新签证不会设数量的限制,但结果到了莫里森政府的这里,变成了一年15000个名额。当然这数量是不少了,现在问题是要求这么高,到底有没有人那么多人申请。

内政部:“高收入要求是确保担保人有资源支持父母”

内政部发言人David Coleman表示新签证是经过与广泛公众协商后设计的,收入门槛是确保担保人有足够的资源支持父母。

工党方面已经表示会出台他们自己的父母长期临时签证,并表示不需要移民在担保父母哪位父母中做选择,可是细节到目前还没对外公布。

素材来源于:SBS

如果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问题,欢迎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newstars003),添加客服咨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