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An Australian citizenship recipient holds his certificate during a citizenship ceremony on Australia Day in Brisbane, Thursday, Jan. 26, 2017. (AAP Image/Dan Peled) NO ARCHIVING
新进展!入籍修改法案递交议会,全部细节首曝光!雅思要4个6,部分人可豁免英语和居住要求!
2017年6月16日
An Australian citizenship recipient holds his certificate during a citizenship ceremony on Australia Day in Brisbane, Thursday, Jan. 26, 2017. (AAP Image/Dan Peled) NO ARCHIVING
入籍法案最新进展:工党反对可能性增加!周二做决定!全面分析各党派立场和FAQ!
2017年6月19日

你拼死拼活移民,但他一句话就让你PR梦碎强行赶回家,入籍也不保险!”对于移民,他在扮演上帝”

头图
%e5%86%85%e9%a1%b5banner-ptenaati%e9%99%90%e6%97%b6%e7%89%b9%e4%bb%b7

%e5%86%85%e9%a1%b5banner-15-3%e9%a3%9e%e5%87%a1

你拼死拼活移民,但他一句话就让你PR梦碎强行赶回家,入籍也不保险!``对于移民,他在扮演上帝``

昨天入籍修改法案递交到议会新进展!入籍修改法案递交议会,全部细节首曝光!雅思要4个6,部分人可豁免英语和居住要求!

你或许只注意到如雅思四个6这些硬性要求,但不知道你是否有注意到,这个入籍修改法案大幅加强了移民部长的权力。“allow for the Minister to”“enable the Minister to”“provide the Minister with the discretion”“seek review of the Minister’s decision”一旦修改法案通过,感觉到最后什么都是移民部长说了算。

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的学者Sangeetha Pillai表示这份修改案给予移民部长空前大的权力,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

控制获取公民身份

该法案赋予了部长一系列新的权力, 涉及获取公民过程中的各个方面。

例如有关“证明融入澳洲社区”的规定。法案提到说要参考工作、学习、孩子读书情况等等。但是到底要提供什么材料呢?具体什么要求呢?里面并没有说。
但是说到了法案赋予移民部长制定规则来决定这些要求的含义。

再例如“签署澳洲价值声明”的规定。声明到底包含什么,如何定义澳洲价值观,也是移民部长来决定。

在拥有取消公民身份的权力的基础上,对于已经获批的公民申请,部长大人也可以基于任何原因撤销决定。

从准备申请到正在申请,从获得批准到正式入籍,再到入籍之后,移民部长的影响力无处不在,随时能介入。

凌驾于AAT之上的权力

AAT(行政仲裁法庭)是一个独立的机构,它的存在是对部长或政府部门权力的监督,也是给上诉者一个“绝处逢生”的机会。

但是在这个法案中,如果移民局以申请者不具备良好品格或者身份无法确定为由,拒绝其入籍申请,无论AAT的意见如何,移民部长都可以坚持己见。虽然这必须是在符合公众利益的情况下,但如何证明这符合公众利益呢?看部长自己怎么解释咯。。。

虽然备忘录上强调移民部长凌驾于AAT权力之上的决定可以由法院审查。但是实际上法院一般会认为“是否符合公众利益”是移民部长的决定,不会深究。

Peter Dutton辩解说部长权力凌驾于AAT权力之上,仅涉及跟入籍有关的决定,而这个权力与现行取消签证权力是一致的。

基于无法满足品格要求,移民部长有广泛的权力( extensive power)取消任何人的签证,把TA直接送回家。

2

取消公民身份的权力

在新的法案中,即使你拿到了澳洲护照,也不代表以后就100%安全,只要能够证明是因欺诈或者失实陈述拿到的公民身份,移民部长可以撤销此公民身份。当然,这不能违背澳洲公众的利益。

现在法律也允许部长撤销公民身份,但是此人或第三方必须已被法院定罪为移民欺诈。一旦新法案通过,这向规定就作废,决定是否失实欺诈的权力就落到了部长手中。

那怎么决定是否是“欺诈或者失实陈述”呢?并没有具体说明,这也一提高了部长做决定的不确定性和增加司法审查的难度。

还有就是所谓的“欺诈或者失实陈述”是否与价值观测试和融入澳洲社会有关联呢?例如关于“融入澳洲社会”的陈述和材料作假,是否会因此失去公民身份呢?
如果真是这样,Sangeetha Pillai认为入籍门槛提高的程度,远远比我们明面上看到的高。

3

【Fiona McLeod SC,澳洲法律委员会主席】表示AAT每年处理大量跟移民和入籍有关的案件。“过去两年AAT共处理了约76000个案件,其中有33000个与移民相关。”

“AAT的存在是对部长权力一个重要的平衡和对部长决定的一个审查,入籍修改法案大幅淡化了它的作用。”那谁又能知道通向决定的过程中有没有始终遵守规定呢?

4

AAT在半个多世纪前就成立了,建立的原因就是澳洲政府承认部长和他们的部门可能会根据不完整或错误的信息的决定。难道说现在就不会出错?

她认为新的法案确保了移民部长的决定不会被审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最近有很多关于澳洲价值观的讨论,而公平和对行政权力的适度审查也是其中的核心要求。所以她希望议会能充分考量这份修改法案的潜在影响。

对此【Peter Dutton】却反过来说,因为AAT在过去有不少“糊涂账,所以这些部长权力都是必须的。这是提升他作为移民部长代表澳洲社区和保护他们利益的作用。

5

他保证说会谨慎使用权力,所有决定都会公开透明,做出决定后的15天会向议会做出声明。可那时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呀。。。如果真的不恰当,又怎么被推翻呢?

其它人的态度呢?批评的还是继续狠批,摇摆不定的还是各执一词。【绿党议员】抨击这个法案“彻底重新定义了公民身份,会动摇成千上万个家庭。”

【工党】将会在下周二做出最后的决定

不少左翼议员正努力推动“反对法案”的最终决策

6

人权组织 Liberty Victoria之前发表了一份报告,详细阐述了Peter Dutton在签证、自由裁量权、居留权等方面逐渐扩大的权力,获得远比其他部长更大的权力。

一个强势的移民部长,一个说做就做的部长,一个铁石心肠的部长,一个掌握越来越多权力的部长,真叫人不能安心。

8

素材来源于:Australasian LAWYER、THE CONERSATION、the guardian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别犹豫,快快点击右下角对话框进行免费在线咨询